风の颜色

我不断漂泊, 因为我害怕一颗被囚禁的心。
终于,我来到这一带长年积雨的森林……

 【和纳西奶奶的约会】 


    “你脸上的那个痘痘要用这个蒲公英的根,”说着转过身抚摸了一下花坛里的蒲公英,“还有那个车前草一起煨汤喝,马上就好了,马上就白白的了。”我刚坐下,老奶奶便毫不留情话锋直指我下巴上刚冒出的痘痘,那份认真而关切的样子甚是可爱,一点儿都不像刚说过一句话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然后,便滔滔不绝地聊开了。讲今天这片乌云是下不成雨的,要黑黑地压在后面那个聚宝山头就会马上下雨;讲旁边这个纳西小妹在对面那家玉石店打工一个月挣一千块钱……渐渐地,我发现这个瘦小的纳西奶奶背后竟然...

【与朝雾同升,看日光倾城】

纪念,那个美得目瞪口呆的清晨,从梦想清单上又勾掉一项。

在缅甸,蒲甘,千塔之林。

【日落夏威夷】

将暮未暮的海面,最是让人流连……

【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】

我要如何爱你
才能穿越浮华
穿越时光
不虚妄
不癫狂
——扎西拉姆·多多


那些穿过岁月沧桑的身影,
静静诉说着,爱
是一起抬头看天,
是一起闲坐听海,
是有那么一个肩头,在疲惫的时候
是每当你倔强逞强,不放心地守在身后

……

——去年秋天,在卡特琳娜岛

【加州的初秋阳光】(蒙特利,美国)


——你们的船什么时候离开?

——五点多的时候起航。

——那还会不会再回来这个港口?

——这是第一次,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和Q在公园长椅边与一位陌生朋友的对话,不完全是陌生人,却也还未来得及成为朋友,就好像这座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秋,我们到达加州的Monterey,一个清静得略显荒凉的城市。...


©风の颜色 | Powered by LOFTER